理论研究

涪城区民政局局长  邓  林


5月10日至20日,我赴浙江大学学习,之后,又赴上海参加 “四川省社会工作管理人才高级研修班”的学习。学习考察中,长三角地区社区建设带给我很多启发:

一、社区建设的重点已从基础设施保障向开展社会工作转化,社会工作逐渐成为先进地区社区建设的重要支撑。

“社会工作是一种帮助人和解决社会问题的工作”。在我们这个社会,每个人特别是弱势群体在生活中都会遇到各种困难迫切需要别人给予帮助,如果仅仅依靠“雷锋”和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志愿者甚至是“被志愿者”的帮助显然是不够的,这就需要政府来承担起这个职责,依靠政府通过购买社会服务建立起完备的社会工作制度,用一大批受过专业训练的拿报酬的“雷锋”来帮助贫困者、老弱者、身心残障者和其他不幸者,预防和解决部分经济困难或生活方式不良而造成的社会问题;开展社区服务完善社会功能,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和社会生活素质,实现个人和社会的和谐相处,促进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从杭州、上海两地社会工作开展情况来看,社会工作已在当地得到了蓬勃发展,已经作为一个崭新的行业进入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特别是在助老、扶幼、助残、济困乃至于卫生保健、社区矫正、青少年教育等各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大陆第一家社会工作服务组织、2003年成立的上海乐群社工服务社就是在开展对刑教释放人员的社区矫正和帮扶过程中逐步壮大起来,至今仍在上海各区县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社会工作在杭州市和上海市已登堂入室,成为了一种崭新的职业进入到了街道办事处和社区服务中心,很多服务性工作都是依赖社会组织和专业社工来进行的。如在上海市闸北区临汾社区,社区的干部做居民工作,其他服务性活动全由政府购买的社会组织和社工来承担;在杭州市江干区闸弄口街道天杭社区,综合服务站内的便民服务大厅采取的是“1+3”模式,在前台设置一个综合值班接件员,负责统一接待群众各项办事申请,在后台配备三名专业社工综合处理前台转交的事宜,而其他人员则深入到辖区各居民区开展自治和其他服务工作,较好地处理了社区办公行政化倾向的问题。另外,社区综合服务站里的工作人员均具有社工身份,而且享受到政府的安家补贴,而这些社工均是面向社会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公开招聘的,与此同时,政府在社工的招聘中注重整合计生、人社、退管等各个方面的资源,实行统一招聘、统一使用,既节约了资源,也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社工岗位的作用。

二、重新认识了社区的“三有”,通过本次学习考察,使我对新时期社区建设中的有地方办事、有人办事、有钱办事有了新的认识。

首先是有地方办事。这个“地方”分为社区办公场所和开展服务活动的场所两大块。在我所到的社区和街道,用于社区办公的场所都不大,一般控制在200平方米左右,而用于社区开展服务辖区居民活动的场地则是非常宽敞。在上海浦东新区,政府把一幢2000平方米的破产倒闭的纺织厂厂房大楼装修打造成“浦东公益服务园”,全部提供给社区用作社会组织开展公益服务使用,不收取租金,入住人员只承担相应的水、电、气费用;在上海市闸北区临汾社区,政府把一幢1000多平方米临街的政府所属大楼装修改造后引进一家从事文体活动的民办非企业进行营运管理,为辖区居民提供健康、文化、教育等100多项服务,深受辖区居民的欢迎。

其次是有人办事。在杭州和上海,每个社区开展工作的人员有两类。一类是通过选举产生的社区干部,在社区从事居民自治等工作,另一类是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聘用的专业社工,在社区社会服务中心或社工站从事社会服务工作。他们都没有采取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社区干部的做法,而是直接向社会组织购买社工服务,由中标社会组织向社区派遣专业社工,由专业社工承担本辖区的为民服务项目,这样做既避免了招聘社区干部带来的签订劳动合同以及由此产生的后遗症,也因为专业社工的参与带来社区服务的高效率和高质量。

第三是有钱办事。在杭州和上海,由于有强大的地方财政支撑,街道和社区开展社区服务和社会工作都有雄厚的财力保证。但避开当地财政实力不看,杭州和上海在开展社区服务时,主要以项目的方式开展,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来实现,一般每个社区的社服经费都在100万元左右,如杭州市上城区小营街道小营巷社区,每年用于社区服务辖区居民的活动项目经费都在120万元左右,通过开发适合本社区居民需要的服务项目和实施,极大地满足了社区居民对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三、地方党委和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是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顺利开展的保证。

在杭州和上海,当地的顶层设计中对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相当的重视和支持,不仅以当地最高领导机关的名义颁布了一系列的标准和文件,而且在当地的业务主管部门也都设有专门负责社会工作的处室并配置专门的工作人员。上海是中央直辖市,杭州是计划单列市,都有出台地方性法规的权力,他们明确出台了很多关于社区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和工作标准。如上海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建设的若干意见》、《上海市十二五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发展规划》、《上海市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认证办法》等一系列社会工作的标准和规范,甚至成为了全国开展社会工作的指导标准。因为如此,促成了这两个地方的社区建设和社会工作均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近年来,我区的社区建设有了长足发展,社会工作也有一些探索,已经走在了全市的前列,但面对先进地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针对涪城社会工作的开展,我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建立区级社会工作领导机构。在区级层面成立社工委或者社会工作领导小组,由区级领导牵头,主抓全区社会工作发展规划及协调各部门联动工作。

二是建立健全社会工作配套政策及制度。建议尽快研究出台符合我区发展实际的社会工作发展指导意见和整体规划,制定包括社会组织评估机制、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政府购买服务实施办法、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评价、社会工作岗位设置、社会工作薪酬待遇办法、激励保障在内的支持社会工作发展的配套政策。

三是加强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一方面是建立社会工作实训基地。以“涪城区社会工作者协会”为载体,以工区街道涪西社区作为首批实训基地,为涪城区考取社工师人员提供实训平台;另一方面是与川内各高校建立社会工作合作机制,推动建立高校社会工作专业教育与社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培养对接机制。通过培育实习生,吸纳毕业生等方式,提升社会工作的专业力量;另一方面,支持社区管理与服务人员参与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及社会工作专业学位在职教育,促进他们学业能力的提升。

四是加大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培育孵化力度。以涪城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为依托,一方面加强现有组织的能力建议,另一方面是挖掘、鼓励具有服务潜能的社会力量举办民办社会工作机构。

五是加大政府购买社会工作力度。一方面落实《民政部财政部关于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的指导意见》,将社区社会工作服务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逐步增加预算,加大财政投入力度,确保社会工作服务开展有场地、有人员、有资金;另一方面,提高现有社会建设资金中用于政府购买服务的比例;除此之外,进一步鼓励和撬动更广泛的社会资金支持购买社区社会工作服务。

六是加大社会工作宣传力度。以国际社工日、大型节假日为契机,联合区级各宣传平台、媒体,调动社工自身力量,进行广泛宣传;提升社会工作的知晓度,从而为全面推进社会工作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